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频道 > 家装日记 > 一个人的家装记:家也要努力按照喜欢的方式生长

一个人的家装记:家也要努力按照喜欢的方式生长

发布时间:2018-11-05  来源:煮海时间  

最近连读有关苏东坡的几本著作,我路转粉了,还好,没达到超级迷弟林语堂的程度。

当然,哪怕我有心也铁定企及不了林大师的境界,为了研究苏偶像,他四处收集苏偶像相关的,不同时期的典籍,即使遭遇纷乱时代,颠沛流离,他也不曾丢下与苏东坡有关的物品。

 

后来,他还为偶像写了一本,我认为是记录苏东坡最好的传记《苏东坡传》。

林语堂追星真够狂热的!不愧是大师,追一个星,顺便还出了一本流传著作,可比现在的人追星,高级太多了。

我啰嗦写以上的文字,要干嘛,又没有按字数取酬。

我不过是想引出苏东坡的一句话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读了几本有关苏东坡的书籍之后,对于苏先生这句话,才有了真切的感悟,他为官之路甚是坎坷,每隔几年就被贬,携带家人流落各处,比如黄州、杭州、儋州 、惠州等——如果放在今天,他肯定会成为旅行自媒体第一网红。

他心态真好,每一次贬到山野僻巷,他真的做到了此心安处是吾乡,无论条件多么差,他都能在荒地上,大展拳脚,筑亭造园,种花种草。

等到眼前的“理想居所”完成之后,便请上邻居好友,赏花痛饮,吟诗作对,连著名诗词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也就是这样随意即兴的作品。

对苏东坡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我呢,狭隘一些,我想做到:此心安处是我家。

一个小小的家,安放我的心安与自在,安放我的悲伤和笑颜,安放我的脾气与气味,安放我的一切的一切。

一个人,也要好好住。

一个人的居所,这个人就是这居所的所有,就是这居所的性格。至今,我仍对一个人所持有的物品,一个人的家,就是他性格及品格趣味的投射,深信不疑。

我之前写了些许记录客栈生长的文章,但从来没有写过我的家,虽然是小小一个,但也应该有记录的资格吧。

是的,我偏心了,对于远在远方的海边客栈,时常挂念和描摹,但对于近在眼前的家,这些年却没有半点记录。

如果这家是个人的话,内心肯定暗涌流动,“蓄意报复”了吧,为了抹平其波澜,趁着日色甚好,拍几张图,写几段话,系为对自己的家装,权当记录。

从严格意义来说,苏东坡是没有房的人,但他有家,大概他可以矫情地说,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。

他生在一个诗意的北宋,如果他生在当下,大概也会遭遇一大堆租房、合租、涨租等破事,大概深夜也会念念:如果我有一个房子就好了。

历经各种有关房子的破事之后,我这一俗人也执念:此心安处是我有房。然后,有房之后,才有家,然后心安处。

有时晚班机回来,当飞机飞在广州夜空,看到下面万家灯火,想到有一个小方块是属于我的,心里暖意升起。

即使这个小方块只有我一个人住,但推开门,迎接你的是熟悉的味道和自由的空气。

心安,也要建立在物质上的,这是我历经多年租房故事和工作之后,所深刻认知的。

有了自己的房子之后,其实你才会真的会全情投入,让它长成你喜欢的样子,跟你同呼吸。写到这里,我又看了看这个家,哎哟,还是喜欢的。

我敢说我的家是独一无二的,绝对不是样板间模样。家就应该是特立独行的,不按套路,按照套路样板间布置的家都是“耍流氓”,对家的“不真诚”。

家,除了人之外的内核,最重要的就几个关键词:自在、美感、自我。

一张舒服自在大沙发是重点,我选是宜家的斯德哥尔摩系列,这是宜家经典之作。另外,这张宽大沙发椅,也是宜家的经典。

虽然当时买的时候,曾犹豫它很占地,但真的很有用。这也是我最喜欢坐的位置,阅读灯亮起,音乐响起,喝点小酒,很容易让人进入阅读的世界。

的确,家里有几大件家具是宜家的,北欧风的宜家家私是城市人最容易获得,也最容易实现家居功能,而且除了高端系列,性价比是突出的。

所以,我想每个人的家里,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两件宜家的家具吧。我也不例外。

但幸运的是,我并没有照搬宜家的样板间,我只是用了沙发等大家具构建了我家的骨架,而血肉和灵魂部分,我用了我对生活美学和态度来填充。

换句话说,我并没有固定什么风格,当代家具店推销套路很多都是按照风格来的,什么北欧,什么美式,什么日式,中式。

我不管这些,我就是风格,我的喜好就是风格,我的美学就是风格。唯有这样有强烈个人烙印的家,才真正是属于你的家。

所以回到上面,选择家具,不要过多选择同一品牌,同一系列,很容易掉入样板间的套路里。

样板间是商人聪明的把戏,营造刻意陈列之美,没有什么家居概念的人,往往会上当,陶醉其中,多年前,我也一样。

直到多年以后,我才醒悟,样板间并不会量度你的自在和舒心,只有真正从内心喜欢的每一件家具,每一个物件安放于这个方寸之间的地方,心安之时,才是家。

在这过程中,我发现我喜欢旧物,喜欢民国旧家具,喜欢老木呈现出来的暖色和散发着特有的陈旧的味道。

所以家里慢慢,就多了琉璃老灯,老电话机,老铁皮玩具,老边柜,老九宫格,老花器……

老物件所呈现出美感是快消品无法比拟的

有时,我看着这些可能是无法复制,甚至是漂洋过海的孤品,也想象着它们原来的主人是谁,它们在来到我家之前,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状态?

历经沧桑,它们应该庆幸,终于在我家找到归属。

如果你觉得有这些旧物,就会让我家显得老气横秋,其实不然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,一切刚刚好,古老与当代对视,这种“撞色设计”,格外有意思。

而且大多旧物,我在选择时,会遵循一个原则,实用而有趣。所以诸如老边柜并不是花架子,而是完全可以日常用。

一个人住,也好好住。

有时觉得一个人住,也挺好,即使偶有孤单感,但能让我真正打造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家,让我可以看见每一件物件的呼吸,就好像和它们一起成长。

就好比,我很喜欢植物,我把家里能利用上的空间,都用来安放那各种高低瘦胖、形态各异的绿植。

这个时候,如果有一个家伙出来跟我说一句:“你家植物太多,这样真的好吗?”

你看,这多扫兴呀,TA是完全不懂一个属于植物系的人的世界,要是你再三解释,也就显得无聊了。

所以一个人住,就避免了这些“麻烦”,当然,如果能有趣味相投的人,倒也是乐事。

一个挂帘,既是隔断,又是风景

事实上,我并不是一开始就痴迷植物,“半路出家”可能是因为做客栈的缘故,庭院里的一花一草,被迫侍奉久了,便有了感情,有了兴趣。

大概这跟“久病成医”是一个道理吧,有时被迫也会被激发美好。这个世界,很奇妙,所有的际遇,在某个时间节点上都会水到渠成。

你要问我,为什么会这么爱植物,我想认真回答你:养花养草那是我与自己独处最自在的时光。

在那一刻,我只专注于舒卷的叶片,潮湿的土壤,还有挤出的新绿。这片刻的专注,对我来说,是一种身心的治愈。

我的小角落,我的大世界

都说成年人的世界里,没有容易一词。我是承认的,哪怕这个时代曾经优待过你,蓝洁瑛的离开真让人唏嘘。

在这个薄情浮躁的时代,每个人都需要找到治愈自己,安抚自己的方式,而我则视植物是我疗愈的一种有效方法之一。

清晨,浇花养草;晚上,弹琴夜读,都是我个人的疗愈旅程。快速运转的时代,欲壑难填的时代,让人很容易“生病”,我也时常会“犯病”。

因而,我尽量在一天中空出一两个小时,用自己喜欢的方式,去倾听自己的内心,去抚慰自己的内心。

这一辈子,真诚对待自己内心,才可能真诚对待身边的人,和这个世界。

我这个家,是我喜欢的家,我经常宅在家里不出门,我常认为低质量的社交不如高质量的独处。

我喜欢这个家,是因为它让我感到自在,有我弹的琴,有我爱看的书,有枯荣的植物,有爱听的黑胶,有淘来的充满了想象力的旧物……

这些构成了我的生活,我的习惯,我的审美,我的喜好,我的一切。我的居所,我的家,是我与之相处时间最多的一个空间,当然值得我深情去爱。

踏入我的家的那一刻,我如同是一城之主,一国之君。任外面喧嚣纷乱,我却宁静如初。

正如苏东坡的一首词: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 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我的家,就是那任平生的蓑衣,就是那料峭春风,就是那山头斜照。也无风雨也无晴,此心安处是我家。

愿你也有一个心安处。

玉林房产网免责声明
    凡"来源"为"玉林房产网"的所有资料,版权均属玉林房产网所有,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发表。已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"来源:玉林房产网 www.0775fcw.com"。
    未注明"来源"或未注明为"玉林房产网"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   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或不合法信息,请在两周内速来电或@ 玉林房产网联系。
    联系电话:0775-2661161 QQ:39430386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*意向楼盘: *姓名: *手机: